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都市  »  我只是一个道具

我只是一个道具
“遭了遭了遭,睡过头了,还要帮妈妈看店呢。”

不知道从哪裏察觉到自己睡过头的事实,我慌乱的从床上爬起,手中四处摸索着自己的衣物,直到我发现手摸到的并非粗糙的亚麻布而是柔软的绸缎,以及正在缓缓睁眼的主人,我知道,现在真的遭了。

“给我个说法,说说你起这麽早没有回头睡或者帮我收拾东西的理由。”

主人貌似精神很好,没有什麽睡回笼觉的想法,随着他的意志,他的衣物也自动的穿戴在他身上。比起下人的服侍,主人更喜欢利用超凡的力量来处理身边的琐事。

“我以爲我还需要帮妈妈看店,所以·········”

曾经的我,确实还需要,帮衬妈妈看下店铺,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富裕生活。直到那一天,城主大人看我长得算一个美人胚子,就商量说,想要花一笔钱把我买下来。

没有拒绝的可能,也没有拒绝的必要。说是商量实际上就是通知,毕竟有些东西还是要做个面子,况且被买下来也不是什麽坏事,对家庭来说能够收到一笔巨额的财産,和一份与城主有些关联的保护。而且对我来说,未尝不是坏事,大多数的女仆不过是在最美好的年华被招进去,当做一份点缀美丽画卷的鲜花,当鲜花略显凋零之时,大多都会带着一笔丰厚的补偿回到自己原来的家庭。当然,失去一些东西是在所难免的。

“现在几点了。”

几点了几点了。看表?不对,又不是家裏有表,这裏的表,只有哪裏。弯下腰,用手扒住不自然隆起的腹部,在自己的阴部上方,那一串繁複华丽的淫纹上,我解读出了时间。

“早上6点40············十分抱歉。”

“果然很有趣呢,你的这种狼狈模样,看多少次都不会腻呢。”

太好了,看来主人心情还不错,虽然说主人惩罚的我的话根本无需理由,或者说我的身份本身就是理由,但是能逃过一次还是太好了呢。

“那,那我就先去準备早点了。”

没有伸手去拿近在咫尺的漂亮的女仆装,赤身裸体的我慌慌张张的跳到地上想要赶紧离开这裏,离开主人的视线,是最安全的,而有一个正当的借口的时候,更是如此。

“等下,吃了这麽久的药了,让我看看你的乳汁怎麽样了。”

呜,还是没逃掉,没準动作再快点就好了。虽然心裏不情愿,但是动作上没有迟疑,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一个带刻度的杯子,恭敬的跪在主人面前,一只手扶着杯子,一只手摁压着乳房挤了起来。

一般来说,丰腴的乳房是母性的象征,也慢慢演变成象征着女性魅力的特征。一对坚挺,洁白,的巨乳,如果陪在一个身材曼妙的成熟女性身上,无疑会让男性发狂。当然,落在我身上一样会令人发狂,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发狂。

小小的身躯大大的乳房,童稚的面庞配着孕妇的模样。我,今年,9岁。

很快,伴随着压抑不住的轻吟,面色通红的我也从那对对我来说无比硕大的乳房中,挤出了主人要的奶水。然后,毕恭毕敬的,给主人呈了过去。

“请,请慢用。”

“作爲魔力补给面前算是合格了吧,不过这个味道可真是差劲,你把剩下的喝了,然后去準备早点吧。”

接过杯子,那杯乳汁主人大概只是抿了一口。是啊,人乳的味道怎麽会好喝呢,如果经过一些处理,未尝不能拥有甘甜的味道。可是,如果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话,我尝着满嘴的腥味,大概就是这样吧。

************************************不知道叫什麽的分割线**********************************

早点的準备,从昨日晚上就已经开始,只需要稍作加工,就可以最快的速度,把美味的早点送到主人嘴裏。

稍微有些得意的看着看着这一盘美观又美味的早点,我不仅陷入了一阵自我陶醉,真想给妈妈尝尝呢。

如果,我真的有一天能回去看妈妈的话。

大多数鲜花,都能在美丽凋零前送回她们的家。但是也有一些,没能回去。毕竟从被买下的那一天起,我的命,就不再属于我,能够回去,是福分,回不去,是本分。

没人能够相信,这个顶着稚嫩脸庞的女童,却发育出足以让无数女性嫉妒的巨乳,以及,本不该在这个年龄出现的大肚子。

我如果真的是怀孕了,那就好了。

就算被催熟了,提前性发育成熟了,这辈子都只能这幅1米2的模样,也不过只是这样而已。

肚子裏的,是一个电池,实际上到底是什麽东西,我也不是很清楚,主人说,这是借着胚胎的概念,我所养育的一个魔道器。它的作用很简单,就是缓慢的吸收游离的魔力,必要的时候,使用者可以从中抽取魔力。而现在,这个魔道器借着胚胎的概念,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成长了起来,成功的占据了我的子宫,并且让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滑稽的样子。

毕竟有胚胎,就会有孕育它的母体,而我,就在这种仪式中,成熟了。

而且现在刚刚一年,它就把我变成了这样,虽然主人经常对“我”的作用赞不绝口,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想要这样的称赞。

依旧是赤身裸体,我挺着比我身子还大的肚子,捧着冒着热气的早点,回到了主人身边。

“虽然我不打算就你无故吵醒我而对你做出惩戒,但距离我正常睡醒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你有想好这段时间要做什麽?”

主人一边品尝着手边的早点,一边翻看着学院的魔法书,仿佛刚才的话只是自言自语。但我知道,主人的意思是,计划之外的这段时间,由我来填补。

轻手轻脚的爬到桌子下边,主人任由我分开他的腿,解开的他的衣物,而主人的小宝贝就安安静静的躺在我面前。

“浓郁的味道。”

随着我越来越接近那根正在沈眠的阴茎,属于男性那独有的气味以充斥着我的鼻腔。如果说以前我在突然被这种气味打到脸上的时候,或许会感到难受,恶心,可是如今的我,却仿佛看到美味一样,口水生津。不知不觉,变化这麽大了麽。

一只手握住根部,一只手按摩着阴囊,先用舌头把整根阴茎打湿,然后含住龟头,用舌头一点一点舔舐着顶端。嘴唇微微向裏缩,防止牙齿可能给主人带来的不适,很快,阴茎就随着充血嗖的从软绵绵的小宝贝变成了坚挺的大宝贝。然后就是······

突然,主人的一次向后无声的平移了一段距离,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有些意外,所幸嘴唇盖住了牙齿,应该没有什麽问题。

茫然的擡头看着主人,心裏快速的回顾着刚才我干的事情,思来想去自己应该是没做错什麽事。

“用手可不行,你这双巧手太厉害了。”

主人一边说着,一边擒住我的双手,向背后拗去。

不能用手麽,明白了主人的意思,我身子向前伏下去,然后双手在背后互相握住,手肘并在一起。

随着主人的手拂过,我身上的道具被激活,互相咬合在一起。

主人很喜欢把我固定成各种各样的样子,所以,在我的各个关节以及一些特殊位置,如脖颈,肘部上下,手腕脚踝,大腿根部,膝盖上下都有这种接近我肤色的皮带,只要主人稍作改动,这些皮带就会相互融合,把我身体两个不同的地方固定在一起。

稍微挣扎一下,感受着不可抗拒的巨力把我的双壁锁在一起,用这种行爲示意主人已经固定好了。

“接下来,加油吧。”

语毕,椅子又悄无声息的移动回原位,带着挺立的大宝贝甩在我脸上。

不能用手麽,想了下现在自己的状况,不能用手不光是无法用手去提供额外的刺激,还有就是因爲被固定的双手所导緻的上半身活动困难,不好把握平衡等等问题。

稍加思索,我双腿分开跪坐在地上,以换取稳固的底盘。然后膝盖撑起自己的身体,让我的头对準主人的阴部。

“唔,哼。”

主人的阴茎相对我的嘴来说,还是太大了,毕竟我身上除了那莫名发育的第二性征,体型已经被固定在8岁那年了,主人虽然不过是16岁的青少年,但是还是太大了,仅仅是一个龟头,就占据了我嘴裏的绝大部分的空间。

所幸这只是一些小问题,感觉时候差不多了,我便毫不留情的把阴茎吞了下去,如果有人从侧面观看的话,可以看到我纤细的脖子上一块异常的凸起。

“还能呼吸。”

实际上,人的喉咙裏是很宽广的,区区一根阳具而已,怎麽可能堵满喉咙让人无法呼吸。让人感到无法呼吸的原因是阳具入侵喉咙的那种异物感,导緻收紧的肌肉填补了所有的缝隙,慌乱之中,自然感觉无法呼吸。而无法呼吸的窒息感再次引发慌乱,一错再错。

只要克服那种异物感,稍微一吸气,你就能呼吸到带有浓郁雄性气息的空气。

保持着这样的节奏,把龟头吞进喉咙,伴着呼吸的节奏,喉咙的肌肉时而紧绷,时而放松。火热的阴茎在我喉咙裏上上下下,等到实在是口水积太多的时候,才肯把它吐出来,稍微舔弄一番,再让阴茎混着口水,一起灌进我那温暖柔润的喉咙。

不知是第几个回合,感知着仿佛变得滚烫的阴茎,和主人愈发粗重的喘息声,我知道主人要忍不住了,那麽,这个时候就该上杀手锏了。

人的本能,是个很厉害的东西,身体的很多地方,不是你想控制就能控制的,比如心跳,而很多能控制的地方,也被限制这出力。就算我用力的绷紧喉咙的肌肉,那种收缩的力道,也绝对比不上慌乱之中,那种面对死亡的恐怖时,身体所爆发出的力量。

最后一次把阳具吐出来,这回,我没有追求以最快的速度把阴茎再吞回去,而不紧不慢的咽下嘴裏的口水,含着阴茎用力的扩张自己的胸膛,把尽可能多的空气送进自己的肺,然后再吞下那根蓄势待发的阳具。

我的杀手锏就是,我不光克服了深喉时的异物感,如果不在意口水四溢的话可以一直让阴茎在我喉咙裏抽插,我还做到了,只要一些简单的记忆回想,我就能再次勾起那种令人恐惧的窒息感。

实际上,我一直不明白,爲什麽主人要选我作爲陪读女仆,毕竟陪读女仆不光要负责照顾主人的日常起居,也还要负责处理主人的性欲。我当时很不明白,虽然说照顾主人的起居我很有自信,但是负责处理性欲,这不是主人大我太多的问题,而是当时的我太小。后来我也鼓起勇气,询问了主人这件事情。而主人是这样回答我的,“当时看你就像一只胆小的兔子,我当时就就想这麽胆小一定很听话把,就要你了。”

但不管怎样,我最终是作爲陪读女仆和主人一起来到了这裏,而年幼的我,能够帮助主人处理性欲的方式,不是手,就只有嘴了。

从最早带着开口环,深喉的时候抑制不住恶心吐了出来败了主人兴緻,到后来可以自己主动着,一下一下的屏着呼吸进行深喉口交,再然后在自己拿假阳具训练的时候,发现就算塞进喉咙原来也是可以呼吸的,到现在就算阳具不断在喉咙裏抽插,我也能从容不迫的调整着呼吸,还可以刻意的收缩咽喉,给主人提供更舒适的感觉。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忘不了那一天,心情不爽的主人用绳索粗暴的把我捆成了粽子,开口器让我的嘴无法合拢,情绪失控的主人把我当做了飞机杯,毫不留情把我的喉咙当做了洩欲的地方。完全没有考虑过我能否撑下来,从粗暴的捅进去开始,到阳具在我嘴裏不断的抽插,只顾享受的主人根本就没有给我留下呼吸的空间。由窒息引发的恐惧感,让我的喉咙无师自通的疯狂蠕动起来,企图将入侵的异物排挤出去。但是喉咙收缩的力量,又怎麽可能抵挡一个青壮年男性的腰腹力量呢?更别说还是如此费力的角力方式,除了给予主人更大的刺激以外,没有任何作用。只是阴差阳错,这其实就是最大的作用,从未受过如此刺激的主人,很快就掐着我的脖子,把他的阳具送到了我喉咙的最深处,撞开了食道,然后射了出来。

那是我,感觉最贴近死亡的一次,窒息的恐惧感,只要稍作回想,就会再次笼罩我的心头,也能让我,仿佛回到那一天一样。

一如那天,粗壮的阳具在我的喉咙裏驰骋,窒息恐惧之下,喉咙的肌肉疯狂的收缩,蠕动,想要把入侵的异物挤压出去,但是一如既往的没有用,同样是无法抵抗的力量把龟头顶在喉咙裏,只是时光流转,加害人从主人变成了我自己。抑制住自己的恐惧,却不要反抗自己的本能,我冷静的不断活动着自己的身躯,让阳具在我的喉咙裏一上一下的活动着,而不断活动的异物带来了更强烈的反抗,更强烈的抵抗配合着喉咙的套弄,很快,就可以·············

突然,一双手压住了我的头颅,一股无法反抗的力道把我压了下去,阳具一插到底,直接捅进了我的食道,而我的脸,也埋进了主人的毛发裏,很快精液就顺着食道流进了我的胃。

“真是败给你了,没有手了还这麽磨人。”

主人的话语从头顶飘来,而我,不自觉的用脸在阴毛裏蹭了蹭,仿佛想要把这味道永久的留在自己的鼻子裏。不知道什麽时候,让主人开心这个想法就成了我生存的唯一动力,当然更大的可能主人开心少受罪。稍微享受一下这浓郁而令我着迷的气味,擡起头,温润的口腔一点一点清洁着本就干净的阳具,待到软下的龟头重新回到嘴裏,我用力的吸吮着它,如果硬不起来说明主人玩够了,如果再硬起来,说明还需要第二回合。

似乎是昨晚的行爲已经榨取了主人不少的精力,今早一次痛快的射精就让主人进入了贤者模式,好事好事。清洁完毕,张开嘴想主人展示一下嘴裏混杂着口水的精液,然后故意咕咚的一下很大声的咽下去,再向主人展示一下干净的口腔。主人很喜欢我这麽做,那我就这麽做。

“真乖。”

听到主人的赞扬,我便从桌子底下爬出来,然后挺胸站坐在桌角旁,迫切的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

人的思维是善变的,非常容易受外物所干扰,如果说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的想法是尽可能的掩盖自身的存在感,让主人注意不到我,但是现在,刚刚完成了如此淫秽的行爲,被浓郁的雄性气息洗刷了一遍以后,我现在,也是欲火难平的状态,好像要主人做点什麽。但是主人明显已经尽兴了············

“别用那种哀怨的眼神看着我,明明是你自己搞砸了,反倒看起来像是我欺负无辜的小动物一样,过来。”

主人一勾手,我便挪到他面前,然后他从我下体探去,摸住一根透明的凝胶圆头,原本那个圆头上,延伸出了数个锁链,固定在我身上,而随着主人手的接近,那些纤长的锁链一个个的崩断,缩了回去,如同不存在一样,消失在圆头之中,随后,主人一用力,那圆头便带着一个狰狞的阳具,混着淫液从我下体裏拔出。

空气中再次弥散着淫欲的味道。

那假阳具,有些奇特,并非用的黑色的乳胶,而是不知材质的凝胶,无色,透明,而最让人感到奇特的是,那透明的凝胶裏,有一个女孩的雕塑,栩栩如生的雕塑就这样被包裹在狰狞的阳具中央,仔细一看,那女孩,和现在这个挺着大肚子大奶的女孩,竟有七八分相似。

那是过去的我,或者说主人对我的第一印象,在第一次见到主人的时候,我还是一个稚嫩,纯洁的幼女,而现在稚嫩仅限于脸庞,而纯洁早就不複存在。

“我好伤心啊,主人我这麽费心的给你做保护你的物品,结果你就把它当自慰棒用,你说我该怎麽惩罚这个淫蕩的女仆呢?”

带着浮夸的语气,主人一边转动着手中的假阳具,仿佛在惋惜什麽,但是实际上,他的目光,一直盯在我身上。

主人没了性緻,不是没了兴緻,现在时间还远远不到七点,那麽计划外的时间就要用计划外的因素弥补。

“张嘴。”

没有让这阳具在我身体外做太多停留,遵循着主人的命令,我整个的吞下这根假阳具。

仿照着主人阴茎做成的假阳具,对我来说无论放到哪裏对我来说都显得太大了。特别是放在嘴裏的时候,如果说放在下边还只是齐根对齐根,那麽放到嘴裏的话,假阳具的根部就直接顶到了我的嗓子眼。脖子瞬间变粗了不少,不过完全捅穿以后反倒没那麽显眼,整个龟头连带着大部分一起顶进了食道,虽然我没少和它打过交道,突然间暴力的贯穿还是让我有些难受。

当我被撑开到极限的口腔咬住这个圆球后,圆球便不知从哪裏弹出几根锁链,顺着我的脸颊延伸,互相接触收紧,让我就算用手抠也无法撼动分毫。

主人说这是保护我的道具,其实是对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人,被仪式赋予了孕育魔道器母体的身份,怎麽能不承担代价呢?虽然这个魔道器本身不过是一个蓄电池的作用,但是作爲胚胎时,还拥有一个从母体汲取营养的概念,原本只是吸收游离魔力的魔道器,变成了汲取我生命的杀手。

所幸主人发现的快,做出了这个,用当时我被卖掉的价格所选取的等价值的黄金,雕塑成我的形状以后,这个雕塑就变成了我的“等价”。没人能从一个死物哪裏汲取营养,虽然这样一来,魔道器的成长速度变慢了很多,但是主人觉得,救下了一个淫蕩的小女仆,挺赚的。

调整还在继续,手腕手肘被打开,然后手腕被吊至脖颈,再一次,手腕和手腕,手腕和脖颈锁在一起,手肘也顺势被锁在一起。原本我是故意挺胸擡头想要吸引主人来惩罚我,现在则是不得不了。

两个环装的指环套在我的乳头,很快便残忍的收紧,仿佛要切掉我乳头一般,我痛苦的闷哼一声,却发现这一声我自己都没听到。

一个缺乏能量源的魔动阳具被主人掏了出来,一样是仿着主人阴茎大小做的,阳具顺着我泥泞的下体毫不费力的送了进去,只是面对子宫颈的阻拦稍稍费了点力气,然后便整体没入我的下体。能量源,接上了。量身爲我定制的,只有我这个子宫裏装着电池的变态才能说把阳具插进子宫才可以通电震动,伸缩。

两升的液体在主人的操纵下钻进了我的后庭,剧烈的腹痛让我不禁弯下腰去,正常来说,两升的液体对于我这种幼小体型来说,足以産生轻微的腹部隆起,不过因爲子宫裏的大电池把我的肚子撑的这麽大,这两升灌进去跟不存在一样,不知是可喜还是可悲。这两升将是我一天的营养液,因此不出意外,不到次日早上我是得不到解脱的,甚至次日早上主人会选择继续灌注两升营养液进去,反正看不出来,至于我会难受什麽的,我的那副虽然身体很难受但是强打起来精神尽心尽力服侍主人的表情,他是最喜欢的。然后同样是一个缺乏能量源的魔动阳具被塞进后庭,不同于放在阴道的那根,后庭的这个由于位置限制,只有少数时候可以得到来自子宫裏的能源供给,因此,我也不知道它什麽时候会开始活动。

最后,一个紧身皮裤被套在我身上,对应的接口会作爲阳具伸缩的底座,以供伸缩模拟抽插时有个基準点。

“感觉怎麽样?”

我没有回答,我没有说话的能力也根本无法意识到主人说了什麽,阳具插入子宫的那一刹那,剧烈的震动就粉碎了我的意识,而当紧身皮裤被套上以后,震动加上了伸缩的阳具更是把我的思维搅成了稀巴烂。被过度开发的幼小身材接受了远超身体承受能力的蹂躏。痛苦的快乐的舒爽的难受的过量的讯号沖击着我的大脑,让我陷入了宕机的状态。

大腿根部和膝盖上册的皮带也互相咬在一起,紧紧并拢的大腿进一步挤压了存在于我身体内的阳具,也进一步的给我带来了更大的刺激。

“我这个主人真是好心啊,不用你服侍还帮你穿衣服,上哪裏找这麽好的主人。”

着装完成了,漂亮的黑白女仆服重新被穿在我身上,白色的长袜配合黑色的圆头皮鞋显得双腿是那麽的纤细,而当事先上移,异常隆起的腹部对比纤细的身姿是那麽的异常,仿佛要把腰压断的巨乳更是给人一个不自然的异样感。

一个洁白的口罩遮掩了我嘴裏的淫秽道具,而一双有着我瞳孔外表的不透光美瞳则是掩盖了我无神的样子。

被切断的感知加深了触觉的灵敏,而更灵敏的触觉带着更加磅礴的刺激拖着意识一起坠入无底深渊。

刻意弄成主人阴茎模样的假阳具不是没有必要的,当我的意识被封锁,肉体被本能所掌控,我的身体下意识的就去跟随那位,把自己填满的男性,我的主人。

主人在家裏,需要一个听话可爱,淫蕩但又忠贞的小女仆,但是在学院,他只需要一个蓄电池,不需要别的。